【奇葩】(02)【作者:阳光下的游戏】   乱伦小说 
字数:9733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第二章

  午夜十二点,孟唯真走出大楼,远远的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叫道:「真真,我在这儿呢!」随即于飞挥着手冲了过来。

  「不是让你在我出租屋楼下等吗?」孟唯真看着眼前满脸笑意的大男孩问道。
  「我等不及了,就过来接你嘛。」于飞笑道:「真真,你电话里说有事要跟我讲,到底是什么事啊?」

  孟唯真凝视着他,半天不说话,于飞心里开始打鼓,笑容也渐渐勉强起来,「真真,你这么严肃干什么?搞得我好紧张啊!」

  「走吧,先去我那里再说。」孟唯真说着抬脚就走。

  于飞追着她,着急地说道:「真真,你有话就说啊,这个样子很吓人的好不好!」

  「你妈来学校找过我了。」孟唯真轻轻地说道。

  「什么?她怎么可以这个样子!」于飞大叫起来:「真真,我真不知道她会这样。她……去找你干什么?有没有骚扰到你?」

  「她也是关心你,所以才去学校的,我没怪她,你别这么激动。其实我和你妈还挺聊得来的。」孟唯真说道。

  「她肯定是去打听你的情况去了,他们就是这个样子,也不管别人的感受。」于飞愤愤地说道:「我就说了,你是好女孩,不让他们瞎操心,可他们就是不听!」
  孟唯真转过头瞧着于飞,说道:「你总说我是好女孩,可你完全了解我吗?」
  于飞迎着她的目光,郑重地说道:「我知道你其实是有秘密的,但那不重要!真真,你心地善良,待人真诚,就算你做了什么荒唐出格的事情,我不管别人怎么看,但在我心里你就是个好女孩!」

  孟唯真长长的睫毛颤动着,问道:「那你想知道我的秘密吗?」

  「我当然想!你肯告诉我?」

  「也许你知道以后就不会再理我了呢?」

  「不会的!」于飞叫道:「我知道把做声优的事情告诉我,其实就是在考验我,我也知道你有更大的秘密,真真,你对我要有信心!」

  孟唯真叹道:「于飞,不是我对你没信心,那件事情比做声优可要严重得多了!」

  「那你现在就告诉我,我相信我能承受!」

  孟唯真不语,半天才说道:「于飞,你知道我为什么愿意跟你做朋友吗?」
  「因为我是真心对你好!」

  「这只是一方面,」孟唯真轻轻说道:「你和别人最大的不同在于你很会体谅人,从不强人所难,跟你在一起让我感到很安心,很舒服,就像……就像我父亲一样。」

  于飞迟疑了一下,问道:「那我算是你爸的替代品吗?」

  孟唯真摇摇头,说道:「当然不是。你们完全是两个人,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是替代品。」

  「哦,那就好!」于飞高兴地笑起来。

  孟唯真继续说道:「我是个很执着的人,不能接受面对自己喜欢的人还有所隐瞒,这也是我一直不接受你的原因,你明白吗?」

  「这么说你是承认喜欢我了?」于飞大喜问道。

  孟唯真点点头,说道:「是的,我喜欢你!」

  「耶!」于飞一下跳了起来,「我就知道你是喜欢我的,我终于听到你亲口说出来了,太好了!」他一边笑着,一边跳着,兴奋得无与伦比,「真真,你现在是同意做我女朋友了吗?」

  「不是这样的。」孟唯真摇着头说道:「这个要等你听了我的秘密之后才能决定,前提是你能接受那个真实的我。」

  于飞这时也冷静下来,他很认真地说道:「真真,虽然我还不知道你的秘密究竟是什么,但我知道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你就是最真实的你,其实你不用纠结什么,也不用告诉我你的秘密,我只在乎眼前的这个你!」

  孟唯真显然是感动了,眼眶显得有些湿润,但还是很坚定地说道:「不,我一定要告诉你!」

  「那好吧,我听你说。」

  「回去再说吧,就快到了。」

  于飞也不再说,跟着孟唯真回到她的出租屋,进了房间,打开灯,昏黄的灯光笼罩着狭小的房间,这里只摆着一张床,一个衣柜,简陋无比,墙上却挂着一幅色彩绚丽的油画,与环境显得格格不入。

  孟唯真走到那幅油画下面,问道:「你觉得这幅画怎么样?」

  「画得很好啊。」于飞走到她身边说道。

  「怎么个好法?」孟唯真又问道。

  「画得很好看呗。」

  「因为是我的裸体画所以好看?」孟唯真继续追问。

  于飞看着那幅画嘿嘿地笑了起来。只见画面中一个全裸的女孩站在草地上,一张俏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笑容,眼神中包含着既是期待又是渴望的目光,她正张开双臂像是要去拥抱什么,背后阳光洒下来笼罩着她的身躯,朦朦胧胧中隐约可见刚刚发育成熟的乳房。

  「这是我十六岁那年我爸给我画的,我很喜欢这幅画。」孟唯真痴痴地说着。
  「你爸真了不起!」于飞赞叹道。

  孟唯真问道:「爸爸给女儿画裸体画,你不觉得这样不妥?」

  于飞沉思了一会儿,说道:「我记得你第一次给我看这幅画的时候就这样问过我,当时我也没多想,后来我在网上看到一则新闻,说有个画家用女儿做模特画裸体,很多人都议论他们,说他们……说他们有那种关系,所以我猜你是不是在暗示什么,但又不敢问你……真真,你到底是不是……」说道这里他停了下来,紧张地望着孟唯真。

  「是的,我和我爸乱伦!」孟唯真迎着他的目光,轻声地肯定道。

  「哦!」于飞淡淡地应了一声,整个人似乎一下子轻松起来。

  「你……怎么这个反应?」孟唯真惊疑不定地看着他问道。

  于飞笑了,说道:「那我应该是什么样的反应?是目瞪口呆还是跑跳如雷?我不是说过吗,我早猜到是这样了,只不过不敢肯定而已,现在都明白了,不用再瞎猜了,人也轻松多了。」

  「你……」

  于飞拉起她的手,目光灼灼地看着她,说道:「真真,你不用有顾虑,我早就想清楚了,爱一个人就要接受她的一切,不管你做声优也好,跟你爸乱伦也好,只要你是真心喜欢我,这就已经足够了!」

  孟唯真嘴唇微微颤抖着,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喜悦,眼眶终于含不住泪花,滚落了下来。

  「现在我可以抱你了吗?」于飞柔声说道:「这么久我还没抱过你呢!」
  孟唯真扑进他的怀里,如花的笑颜上还挂着几颗泪珠,于飞紧紧地抱住她,任由她在自己胸口一边笑着,一边啜泣着,过了好久,等她从怀里挣脱出来时,泪水已打湿了衣襟。于飞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脸庞,因喜悦而格外红润娇嫩,忍不住低头去吻了一下,孟唯真转头相就,主动吻上了他的嘴唇,两人立刻又紧紧地抱在一起,热吻了起来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两人才气息咻咻地分开,于飞抱着那个香软的身体,动情地说道:「真真,你好美!」

  孟唯真羞涩地一笑,喃喃说道:「飞,想爱我吗?」

  于飞脸红了,想点头又不敢。孟唯真不再说话,从他怀里钻了出来,跟着双手缓缓褪下两边的肩带,任由长裙从身上滑落,露出雪白窈窕的身段,跟着又反手解开胸罩的扣子,双臂一松,胸罩也掉在了地上,她跟着毫不犹豫地脱下内裤,完全赤裸裸地站在于飞面前。

  于飞满脸通红,心里砰砰直跳。看着心中的女神如此直白的举动,他既兴奋又胆怯,「真真,我……」

  孟唯真走到他面前,伸手抚摩着他的胸膛,低声喃喃道:「飞,你是我除父亲之外第一个男人……」

  于飞不由自主地伸手搂住她的纤腰,指尖传来温软滑腻的触感,只觉脑子里一阵嗡嗡乱响,忍不住低头就向她吻去。孟唯真秀目一闭,樱唇微张,香软的舌头吐入于飞的口中,两人唇舌相交,激烈地拥吻在一起。

  于飞越吻越激动,手开始在孟唯真身体上乱摸,光滑的粉背,柔软的纤腰,一直摸到弹性十足的翘臀,火热的娇躯在他怀里轻轻地颤抖。他重重地喘着粗气,血液沸腾得浑身冒汗。孟唯真从他怀里挣脱出来,娇喘着说:「飞,别这么着急啊!」

  于飞怵然冷静了下来,不好意思地连连道歉:「真真,对不起,我弄疼你了?」
  孟唯真微笑着摇头,轻声说道:「没关系,我们去床上……」说着拉起于飞的手,走到床边自己躺了下去。

  看着床上诱人的娇躯横陈如玉,于飞收束激动的心情,深深吸了口气,然后脱去T恤和裤子,片刻就赤裸了。孟唯真瞟了他胯下一眼,抿着嘴偷笑。于飞有些僵硬地俯身压上孟唯真的身子,胯间肿胀不堪的鸡巴贴在她的大腿上,滚烫滚烫的。

  孟唯真配合着分开双腿,将他让到自己胯间,羞涩地说:「飞,不要急,慢慢来……」

  于飞喘着粗气,嘴里咕隆着:「我懂!」说着挺起鸡巴向孟唯真胯间顶去。
  孟唯真连忙挪动翘臀,调整着角度,方便于飞对准目标。坚硬的龟头触到了湿滑的阴道口,微微陷了进去,于飞稍一使劲,龟头撑开阴道向前滑入。孟唯真轻轻哼了一声,于飞连忙停了下来,关切地问道:「疼吗?」

  「不疼……来吧!」孟唯真轻声呢喃着。

  于飞耐着性子谨慎地慢慢插入,一边盯着孟唯真的表情,生怕弄疼了她。孟唯真含羞帯怨地说道:「没关系的,我又不是处女……」

  于飞像是受到轻视般愤愤说了句:「我也不是处男了!」说完又觉得尴尬,干脆不再出声,埋头开始抽插起来。

  由于先前一直强忍着冲动,也没顾得上去感受,这时抛开顾虑专心做爱,只一进一出之间,立刻就被孟唯真体内温软细嫩的包裹感所淹没了。他气息又急促起来,阵阵快感从鸡巴上蔓延到全身,只觉得整个人都要融化在那具肉体上。来了第一下忍不住就要来第二下,跟着是更多,一下一下,速度越来越快,力度越来越大,「啪啪啪」的声音越来越清脆,越来越频密。

  孟唯真承受着他的顶撞,骄傲的青春肉体耸动不休,随着体内的紧窄被完全撑开,触碰到的地方更加深入,她的欢愉感也越来越强,热情的汁液不断汹涌而出,终于抛开羞涩的心情,将两条雪白的粉腿大大张开,尽力地迎接生命中第二个男人年轻火爆的冲击。

  「嗯,飞,你……真好!」她忍不住细语呢喃。

  于飞满头大汗,呼呼气喘,腰部一刻也没停止运动,简陋的床板像是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,开始「嘎吱嘎吱」响个不停。他强忍着射精的冲动,一心要将孟唯真送上高潮的顶端。

  「飞,别忍着……射给我……」孟唯真感受到体内越来越膨胀的鸡巴,知道于飞到达了临界点。

  听到女神的催促,于飞再也忍不住了,低吼一声,使出全身的力量奋勇冲刺,一股一股的精液随之怒射而出,全部喷进子宫之中。

  于飞瘫软在孟唯真身体上,气喘如牛。孟唯真一面轻柔地爱抚着他的背脊,一面缓缓地收缩着阴道,感受着精液在体内奔流。

  激情过后,孟唯真依偎在于飞怀里,两人缠绵相拥。过了好一会儿,于飞突然叫了起来:「糟糕!」

  「怎么了?」

  「我忘了戴套了。」

  孟唯真白了他一眼,说道:「现在才想起来是不是太晚了?」

  「我也没想到啊!要早知道你今天会……我就自己买了。」于飞懊悔地说。
  「怎么?怕负责任啊?」孟唯真嗔道。

  于飞一愣,惊喜地问道:「真真,你肯嫁给我了?」

  孟唯真也一愣,奇怪地问道:「我什么时候说肯嫁给你了?」

  「你不是要我负责任吗?这不就是要嫁给我了?」于飞急道。

  「想得美!这样就嫁给你了啊?」

  「那……你说负责任是什么意思?」

  「哎呀,跟你开玩笑呢!」

  「哦,是这样啊!」于飞一下蔫儿了。

  孟唯真笑着趴在床上,两只手撑着头,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,于飞奇怪地问道:「你老这样看着我干嘛?」

  「说说吧,你不是处男了是怎么回事?」

  「这个啊,我刚进大学的时候有过一个女朋友的,不过只相处了几个月就分手了,我和她做过几次,那时都不大懂,又是偷偷摸摸的,没什么意思。」
  「你们为什么分手的?」

  「有个富二代追她,她就跟我分手了。」

  「你伤心吗?」

  「刚开始还是伤心了一阵子,但很快就淡然了,毕竟相处的时间也不长,感情还没那么深。」

  孟唯真神情有些黯然了,她想了一会儿说道:「也不知道我们能有多长?!」
  于飞一下子坐了起来,认真地说道:「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!」

  「可是,我的情况……我担心……」

  于飞打断她道:「我知道你担心什么,我爸妈那里不用怕的,我们瞒着他们,等结婚以后我们两个在外面住,他们什么都不会知道的。」说完他迟疑了一下,问道:「真真,你爸妈是什么态度啊?你爸……该不会舍不得你,不让我们在一起吧?」

  孟唯真嗔道:「你说什么呢?你以为我爸是那种想要霸占亲生女儿的禽兽啊?」
  「嘿嘿,那我就放心了!」于飞傻笑了几声,忍不住又问道:「那你是跟你爸做更舒服,还是跟我做更舒服啊?」

  「你这个流氓,不许问这种问题!」孟唯真说着在他胸口狠狠地捶了一拳。
  于飞不依不饶,继续说道:「你爸比我有经验,应该是他更能让你舒服吧?」
  「你还说?」孟唯真又羞又恼,举起拳头又要打。

  「哎呀,我问问而已嘛,不过……真真,你害臊的样子真好看!嘿嘿……」
  「你就是个坏蛋,故意气我!」

  于飞看着她双眸含水的羞态,又有些动情,手开始不老实地在她胸前乱摸,娇嫩的乳房盈盈一握,抓在手里却是弹性十足。孟唯真被他在身上肆意轻薄,娇嗔道:「不是来过一次了么,这么快又不老实了!」

  于飞故意露出色迷迷的样子,一边抓着她的乳房,一边笑道:「嘿嘿,一次怎么够?有你这样的女朋友当然要多来几次了。」

  孟唯真眼神渐渐迷离起来,咬着嘴唇喘息道:「我这样的是哪样的?你是在说我淫荡么?」

  于飞被她的表情一下子点燃了,一个翻身压到她身上,说道:「对,就是淫荡……但很可爱!」

  孟唯真放软了身子,喃喃说道:「飞,今晚我是你的……」

  受到召唤的于飞这一次不再那么冲动,他很有耐心地开始亲吻孟唯真,从脖子一路吻到胸脯,然后含住乳头吸吮,跟着又一路向下,吻过雪白的小腹,来到那一丛细密的阴毛上方,他伸手在上面轻轻地抚弄着。孟唯真喘息着分开了双腿,露出已经过一次冲击的阴部,两片嫩红的阴唇微微张开,含着一泓清亮的汁液,像是随时要涌出来一样。

  「好美!」于飞赞叹着,突然张嘴含住了女孩最隐秘的地方。孟唯真「咝」地吸了一口气,顿时感到一股电流将她击穿,全身都麻酥酥的。「飞,好美!」她喘息着,双手抓住于飞的头发,轻哼着抬起屁股,迎向正在努力深入自己体内的舌头。胯下传来羞人的吮吸声,她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汁液被吸了出去,但瞬息之间就又一次满溢了出来。

  于飞一面卖力地舔吮,一面看着床上娇躯扭动,于是他更加卖力了。遗憾的是孟唯真颤抖得越来越厉害,却总是达不到高点,他有点泄气,从胯下抬起头来,伸手抹了抹嘴上粘滑的汁液。

  「不是说只做过几次么,怎么知道舔那里?你跟谁学的?」孟唯真娇喘着问道。

  「听你的小说学的。」

  孟唯真有些害臊,嗔道:「净学些不好的东西!」

  「不舒服吗?那我以后不舔了。」

  「舒服……你舔得我很舒服!」孟唯真叹息道。

  「那你怎么没高潮?我听你小说里面女人一舔就会高潮的,又是屁股乱扭又是双腿紧夹,还会浪叫什么的。」

  孟唯真被他越说越不好意思,娇嗔起来:「你还说?想羞死我啊!」

  「那你录节目的时候怎么没羞死,我说说就受不了啦?」

  「那怎么一样?录节目是我一个人在单间里的,现在有你在这里嘛!」
  「哦,是这样!那你录节目的时候有没有读着读着就发情的?」

  「不许再说了!」孟唯真已经羞不可抑,脸上红得像熟透的番茄。

  「好好,我不说了,现在我来做!」于飞说着将鸡巴顶在她的胯间,突然又惊叫一声:「哇,你下面这么湿了!」

  「呀,你这坏人!」孟唯真羞恼交加,伸手在他身上使劲打了几下,却被他捉住了双手,跟着感到身体内一胀,他已经插进来了。这一下来得突然,却又恰逢其时,孟唯真顿时觉得无比充实。她紧皱双眉,双手也不挣扎了,任由于飞抓着她的手,第二次侵入自己的身体里面。

  这次是轻车熟路,于飞也不再紧张,运动得更加自如。由于已经射过一次,鸡巴不再像先前那样敏感,他保持着速度很平稳地抽送,孟唯真似乎很适应这样的节奏,她连连呻吟,快感和煦地在体内荡漾,脸上满是愉悦的神情。于飞发现了这一点,精神一振,抽插之间明显加大了幅度。

  「啪啪啪」,速度没变,插得却更深了,孟唯真感到体内的鸡巴在变长,每一下都捅进自己的深处,「插进子宫了吗?」,她突然想起了自己读过的小说,不禁在心里暗暗问着。谁知这样一想激情立刻汹涌起来,快感顿时像风暴一样不受控制地在全身弥漫开来。

  「啊……插得好深,飞……太深了……我要……我要……」她叫了出来。
  于飞听她叫出了声音,不由精神大振,动得更加凶猛,像是加持了祝福咒的勇士一样,奋不顾身地冲入敌群之中搏杀着。孟唯真觉得自己快被刺穿了,体内的坚硬蛮横地搜刮着她每一寸敏感之地,最深处的痒被一次又一次地撩拨起来,整个人都酥了。

  正在她飘然欲上天的时候,于飞耗尽了体力,最后拼命又冲刺了几下,然后一股脑地射进了孟唯真体内。这一次射精不如第一次那么激烈,于飞没有累得不能动,他呼呼喘了几口气,从孟唯真身上爬了下来。

  孟唯真从无尽的快感中脱离出来,喘息了一会儿问道:「累么?躺下来休息会。」

  于飞翻身睡到她身边,长长地呼了口气,接连射了两次,他也确实有点累了。
  「那么拼命干嘛?」孟唯真心疼地埋怨。

  「嘿嘿,想让你高潮嘛,不拼命怎么行?」

  「傻瓜,不是每次都需要高潮的,那样我也会受不了的!」

  「小说里不是都这样吗?」

  「小说而已,你还当真了!」

  「哦,是这样啊!」过了会儿他又问道:「真真,我射进去两次,你不怕怀孕啊?」

  「明天吃避孕药就可以了。」

  于飞露出思索的表情,孟唯真问道:「怎么了?」

  「真真,你……平时都会吃避孕药吗?」

  孟唯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问道:「你到底想说什么?」

  「嘿嘿,你和你爸那个的时候都是吃药吗?你……让你爸直接射进去的?」
  孟唯真横了他一眼,说道:「就知道你在瞎想!我爸都是戴套的。」

  「那你和你爸是怎么开始的?讲给我听听好不好?」

  「你想知道?」

  「当然了,你的事情我当然想知道了!」

  「你不会是当成黄色小说来听吧?」

  「怎么会?我是哪种人嘛!我就是想更好的了解你。」

  「好吧,本来也应该让你知道的……」孟唯真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。

  于飞很认真地听着,不时发出惊叹,等到孟唯真讲完,他连连感叹道:「真真,你真的很勇敢!你爸妈也很开明。我真是很佩服你们一家,做出这种惊世骇俗的事情!」

  「你是在嘲讽我们一家么?」

  「我哪里有?我是真的很佩服,你们这种勇气,还有彼此信任,相互包容的态度,简直是太超凡了!」

  「是不是很怪异,很奇葩?」

  「不是怪异,是真正的奇葩——美丽非凡的花!」于飞肯定地说。

  孟唯真叹道:「现在你什么都知道了,我对你再没有秘密了。」

  于飞想了想,很神秘地问道:「真真,我还想知道……你跟你爸在一起的时候是什么感觉?」

  孟唯真想了想,说道:「那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,很亲密,很坦然,亲情和肉欲融合在一起,整个人都很轻松,完全自由的感觉。」

  「是不是也很刺激?」

  孟唯真白了他一眼不说话,于飞更加兴奋,追问道:「所以你才去录黄色小说?我听过你读的小说,完全就像是你的内心独白,你其实是在讲自己的故事是吧?」

  「也许是吧!」孟唯真幽幽地说道:「在别人眼里我是个很清纯的女孩,其实我骨子里是很淫荡的,平时不会表露出来,可一旦被激发,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。」

  「嗯,外表清纯,内心狂野!」

  「我这样你真的一点都不害怕?」

  「我不怕,你要狂野我就陪你狂野,你要疯癫我就陪你疯癫,只要我们在一起我就什么都不怕!」

  「真的?」

  「真的!」

  「那如果……」孟唯真犹豫着。

  于飞不等她说完立刻抢着说道:「可以的。」

  「什么?」孟唯真一愣。

  于飞郑重地说道:「如果你愿意,你可以和你爸继续保持那种关系,我从来就没打算让你因为我而改变什么。」

  「你肯让我继续跟我爸……保持关系?」孟唯真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于飞。
  「没问题!你们继续保持亲密的『父女关系』,因为你是真的喜欢乱伦,对不对?」于飞笑着冲她眨了眨眼睛,然后问道:「我是不是也很奇葩?」

  孟唯真叹息道:「不,你是上天赐给我的祝福!」

  「那是当然,我就是上天专门派来祝福你的。」于飞很坦然地说。

  孟唯真将头埋进他胸口,低声说道:「飞,今晚我真的很开心!」

  「嗯,我也是!」于飞大叫着:「既然这么开心那就再来一次!」说完他一个翻身又将孟唯真压在身下。

  孟唯真急忙撑开他的身体,说道:「别,已经两次了,你会累的。」

  「嘿嘿,我不怕累。」

  孟唯真感到压在自己身上的鸡巴又开始变硬,无奈地叹口气,说道:「那这次让我来吧。」

  「好啊!」于飞惊喜地从她身上翻下来,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。

  孟唯真伸手在他身上轻轻地抚摸,从胸膛到小腹来回滑动,柔腻的指尖断断续续地画着圈,带来一阵痒呼呼,麻酥酥的奇妙感受。于飞闭着眼享受着,突然鸡巴一紧,已经被满把握住了,随着那只手开始上下撸动,暴涨的快感让他忍不住哼了出来。他睁开眼一看,孟唯真冲他调皮地做个鬼脸,然后一低头,猛地张嘴含住了鸡巴。

  「哇塞!」于飞叫了起来。突如其来的巨大快感迎面扑来,这不仅仅是肉体上的,看着心爱的女孩用嘴含住了自己的生殖器,心理上的冲击更加强烈。
  孟唯真对于口交显然很有经验,比于飞的生硬鲁莽不同,她更加细心周到,无论是嘴唇还是舌头,裹吸舔吮之间都是那么熨帖到位,不会错过任何一个部位,对于节奏的把握也是恰到好处,快感如同春潮一样绵绵密密地涌来。

  「哇,真真,你好厉害!」于飞大张着嘴不住喘气,眼睛瞪得老大看着孟唯真在自己胯下活动。

  「天呐……这一下……爽死了!」他觉得头开始发懵,鸡巴忍不住往上顶着,想进入的更深。

  孟唯真干呕了一下,不得不吐出了鸡巴,咳嗽了几声。她抚了抚胸口,埋怨地嗔道:「你想插死我啊?都顶到我喉咙里去了!」

  于飞顿时从云端跌回,大口大口地喘息着,「真真……你……我操,差点射了,呼呼……」

  孟唯真轻笑着,问道:「舒服吗?」

  于飞连连点头,「舒服,实在是太舒服了!真真,你这是跟谁学的?」
  「我不告诉你。」孟唯真笑着说道。

  「我知道,你读的黄色小说多了,自然就学会了。」

  「我还会很多哦!想不想试试?」

  「想,当然想!」

  孟唯真笑着伸手握住了鸡巴,看着它在手里跳动,说了声:「我来了哦!」说完她腿一分,骑到了于飞身上。

  于飞期待地看着她,只见她一只手扶着鸡巴,然后抬起了臀部,调整好角度之后再慢慢地坐了下去,龟头触到了一片嫩滑的软肉,随着她的身子往下一沉,立刻便破入了湿热的包裹之中。她轻哼了一声,身子往上提了一下,然后再一次下沉,这次破入得更深,鸡巴有一半都被裹了进去,随着她往复几次,最后终于完完全全地坐了下来,鸡巴已经全根没入了。

  她轻柔缓慢地扭着纤腰,屁股一前一后地挺动着,鸡巴在她体内温柔地滑动,快感并不那么强烈,但别有一种轻松舒坦的感受。

  孟唯真看于飞的表情知道他不满意这种程度的刺激,于是安慰他道:「别着急,慢慢来,现在是热身。」说着她开始加快频率,屁股扭动的幅度也加大了。
  「你懂得真多,肯定是跟你爸学的。」于飞随口说道。

  「嗯……」孟唯真哼了一声,于飞感到她的阴道明显收缩了一下,似乎有一股粘液涌了出来,鸡巴上更觉滑腻了。

  「你爸是不是每次都能让你高潮啊?你们一晚来几次?」于飞不怀好意地问道。

  「不许问这个!」孟唯真喘息着,满脸的红潮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兴奋。

  「那我和你爸比,谁的更大?」于飞继续问道。

  孟唯真不理他,脸上却更红了,连脖子也红了一片。

  「你不回答肯定是你爸的更大了。他是不是能捅进你子宫里?就像你读的黄色小说里写的那样?」

  「不许再问了!啊……」孟唯真眼睛里像要滴出水来,她猛地伸手按住于飞的胸膛,屁股开始大起大落,啪啪地砸向挺立的鸡巴。

  「我一提你爸你就兴奋是吗?」于飞眼睛发亮,屁股也开始配合她的节奏向上挺动,鸡巴一下又一下深深插入阴道内。

  孟唯真感到体内的鸡巴在逐渐长大,龟头隐约又碰到了自己最深的地方。她牙一咬,喘息着说道:「你这个坏蛋,你是故意……故意这样……这样刺激我,对吗?啊……你……坏蛋……你想知道?我……我告诉你……我喜欢我爸操我……对……我喜欢乱伦,喜欢我爸的鸡巴……」她一边说着,一边不停地抛动屁股,粘稠的白浆随着她的动作涂满了于飞的鸡巴。

  于飞哑然又兴奋,身上那个女孩居然说起了这么淫荡又下流的话,完全不像她平时那种清纯可人的形象,可见她现在有多亢奋。自己先前努力了两次也没能让她高潮,这下有希望了。他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昂扬斗志,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,猛地扑倒了孟唯真,将她死死地压在身下。

  「你喜欢乱伦,对吗?你喜欢你爸的鸡巴操你,对吗?我让你爸来操你,让你爸的鸡巴捅进你子宫里,好不好?让他射进去,好不好?」他一边胡言乱语着,一边疯狂地抽插着。

  「好……让我爸操我,捅进我子宫里,射……射在里面……快,飞,使劲操我……像我爸那样操我……啊……太深了……」孟唯真也癫狂了,身体被顶得直耸,乳房欢快地在胸前跳跃不休。

  这一番战斗比前两次都更加激烈,两人都很快耗尽了体力,随着于飞最后的冲刺,双双大叫一声,同时达到了高潮。

  于飞彻底瘫了,趴在孟唯真身上似乎连气都不喘了,孟唯真也是软软的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。他们疲倦至极,很快就沉沉地睡去了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9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